当前位置:首页 > 振兴东北 > 振兴人物

内蒙古莫德乐图的匠心制琴路

2019-10-12 10:41     中国发展网

林丽芳

一个明媚的秋日午后,笔者一行驱车一路向东,探寻马头琴制作匠人——莫德乐图背后的故事。

车窗外掠过高楼大厦后,逐渐映入眼帘的是城郊乡村的美景。当来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一个叫滕家营的村口时,树上挂着一个写有“苏和的白马”的木质牌子,寻路而行,找到到了莫德乐图的马头琴制作工厂。

工厂里,马头琴制作艺人们正在专注的忙碌着,墙上的马头琴半成品整齐的排列着。一个前来修琴的顾客告诉记者,他是这里的常客,已在此买了七八把琴了。

初识莫德勒图,只见他眉宇间 闪烁着坚毅,一种亲切善良感扑面而来。轻握他的手,有粗糙的感觉,仔细一看,部分变形了的关节,似乎在诉说着他长年累月漫漫制琴的故事。

5d9fc941d0031

童年最美的音乐

莫德乐图,1980年出生于赤峰市巴林右旗查干沐沦苏木一个叫珠拉沁嘎查的地方。因为没有电,娱乐生活匮乏至极,小小的莫德乐图,很多的童年时光都与听潮尔为伴。潮尔就是马头琴的前身,在内蒙古东部地区,马头琴称作潮尔,在西部地区才称作马头琴,而新疆人则习惯称马头琴为伊克里里,当时很多说书艺人都是拉着四胡传唱着当地的故事。

记得刚懂事时,莫德乐图听得最多的有关马头琴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

传说察哈尔草原上,有一个叫苏和的小伙子,他和奶奶相依为命。有一天在他外出放牧时,偶然发现了一匹无主的小白马,他看着心疼就下决心喂养小白马。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小白马长成了一匹骏马,在一次那达慕赛马大会上,小白马一举夺冠。在众人的艳羡中苏和喜不自胜,然而当时的王爷也垂涎三尺,在苏和义正词严地拒绝后,王爷怀恨在心,就在苏和打马回家途中,王爷派人一箭射死了白马。

苏和伤心欲绝,日日思念。某一天白马托梦给他:以我的头刻在琴上面,骨做琴杆,胸做琴箱,皮作皮面,尾巴做琴弦,这样我就会永远陪在你身边。苏和醒来后,按照梦里的方法仔细揣摩研试,终于做成了马头琴,从此马头琴的凄美故事广为传唱。

艰辛的求学之路

从小受马头琴的熏陶,加上其父亲也热爱马头琴,莫德乐图对马头琴有异于常人的深刻理解。

至今他还记得父亲亲手为自己制作的马头琴,尽管粗糙笨重,但却是他记忆里父亲送给他最珍贵的礼物。或许父亲当时制作的场景在后来很多个日子里都温暖过他的梦境,隔着时空指引着他走上了漫漫马头琴制作之路,那是他不曾想到的,也应该是父亲不曾想到的。

经年之后,生活的辗转颠簸让他弄丢了那把无比珍贵的琴,他时常懊悔不已。他说,后来无论再做多少琴,却再也做不出那把琴的音色了。或许那把琴就像是父亲那深沉的爱,无论什么都无法替代。

也许从小耳濡目染让他爱上了马头琴,凭着对马头琴的热爱,2000年,他在母亲的反对声中毅然决然的背着父亲做的那把笨重的马头琴,只身一人来到了呼和浩特,潜心学习马头琴。可那个时候,全市拉马头琴的只有十几个人,弱冠之年的他,并没有灰心。

2001年正值马头琴国际大师齐·宝力高刚刚在首届昭君文化节上以千人马头琴演奏创下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当口,齐·宝力高为了弘扬马头琴文化,免费开设了一个马头琴学院。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莫德乐图成为了马头琴学院首批54名学员中的一名,开启了马头琴的学习之路。

学艺的日子总是无比艰辛,那段时间他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起床练琴,一练就是10多个小时,曾经指甲都练掉了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但每每回想起来,心中不免对努力的自己说声感谢。

出师后,莫德乐图怀揣梦想成为了北漂一族。那时,马头琴开始兴盛起来,这多少都与蒙餐的兴旺发达有些关系。他来到西北餐饮在北京的京翠宫,成了一名马头琴手。

那一年多里,他晚上拉曲子,白天去北京平谷县一个提琴村,一边免费干活,一边偷偷学艺,正是那段时间的历练,让他打下了木工基础,这是做马头琴必不可少的,对于学音乐的他来说,木工经验缺乏就是一个短板。

有了自己的商标

当初在学马头琴期间,经常有同学的琴坏了,他就动手帮忙修,久而久之,莫德乐图便萌生了制作马头琴的念头。

说干就干。2004年5月1日,是莫德乐图生命中值得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他的马头琴工作室在一个约10平米的小平房里成立了。

平房虽小却是梦开始的地方,那时他常常闭门不出,制琴一坐就是一个多月,开始是给自己做,后来同学看着喜欢也央求他做。就这样,他从一把两把走上了漫漫制琴路。偶有心烦的时候,就拉几下琴,那悠扬的琴声就像疗伤的一剂良药。

偶尔有邻居好奇的问他是什么乐器时,他就更感责任重大,那时他就怀有一个简单朴素的理想,让更多的人认识马头琴,于是他更努力了。

从2004年到2019年的十几年间,他数次搬家,地址在变,初心不改,马头琴也越来越被人熟知。制作马头琴多达200多道繁复的工序反倒使他更加着迷。

最后一次搬家,他终于有了自己的马头琴制作工厂,告别了小作坊的日子,然而匠心制琴的初衷却历久弥坚。

这期间,莫德乐图却从未想过给自己做的琴打上标识。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台湾客人因买了一把工艺品的马头琴而大呼上当后,问他哪里有卖品牌马头琴,他才突然意识到,该给自己的那些琴赋予品牌内涵了。

该叫什么呢?儿时记忆里那个苏和的白马的故事不正是最好的马头琴品牌吗?于是2016年他注册了品牌,从此他制作的马头琴走上了品牌之路。

只是让他忧心忡忡的是,尽管于2017年在奥地利音乐大学开设了马头琴专业,在2019年CCTV民族乐器大奖赛上,马头琴正式成为了国乐。然而马头琴制作后继乏人,马头琴的品质也亟待提升,他强烈呼吁,在艺术学院成立马头琴制作专业,同时寻找可供学生实习的实训基地。

在他看来,琴弦的改革尤其迫切和重要,在现实的演出中往往一个半小时的演出就需要10分钟来定弦。轴也应该改革,应在木轴上下功夫,在油漆上做研究,流行趋势所用的油漆,往往堵住了木头的毛孔,他推崇的是酒精漆,将鲜姜泡在酒精里,刷过20多遍方能上色。

尽管他的马头琴制作工厂现在在呼和浩特是数一数二的,然而他的志向并不在此,在一次和德国马头琴制作大师学习制琴后带给他的震撼,那位大师一年只做5把琴,一把却价格昂贵,大师的木料都是爷爷那一辈传下来的。

莫德乐图现在最大的困扰是,由于生产年限太短,导致木材存料太少,马头琴的品质就会大打折扣,为了弥补这一不足,每当手里攒了一点钱后,他就会迫不及待的存料,直到现在他都还是租房子住。妻子偶有埋怨:要是早买房的话,我们早就成房东了;每当这时,他总是嘿嘿一笑,眼神里却满是坚定。

【责编:刘维】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